从文家市到井冈山丨90年前,一对青年参加秋收起义的故事

摘要: 今年63岁的刘守明动情地说:“如果没有卢总指挥与警卫排的英勇阻击,我爷爷奶奶和战友们当时就可能被敌人射杀或被俘了。所以,如今我每次路过卢德铭烈士陵园时,都会去陵园献上一束花,以表敬意!”

09-08 22:37 首页 号外萍乡

“秋收起义90周年了,看到萍乡举行各种关于秋收起义的纪念活动,便会想起九十年前我爷爷奶奶跟随毛委员参加秋收起义,艰难上井冈山的往事。”

在萍乡富丽花园小区,今年63岁的刘守明动情地说:“虽然只是从爷爷奶奶的战友嘴里听闻他们的故事,但还是很感动。当年如果没有卢总指挥与警卫排的英勇阻击,我爷爷奶奶和战友们当时就可能被敌人射杀或被俘了。所以,如今我每次路过卢德铭烈士陵园时,都会去陵园献上一束花,以表敬意!”


参加秋收起义

刘守明的爷爷叫刘性崇,是湖南省浏阳市金刚乡人,奶奶叫罗友清,是醴陵县富里乡麻石村人。1926年,罗友清认识了常来富里麻石开展革命活动的赤卫队员刘性崇,后来两人相爱了。秋收起义那一年,罗友清16岁,刘性崇26岁,罗友清随刘性崇一起参加了秋收起义,被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三团,罗友清被分在该团二连炊事班。为了做好饭,罗友清经常趴在地上递柴、吹火,常被烟熏呛得眼泪直流,加上汗水,常弄得脸乌嘴黑,战士玩笑说:“罗友清成了戏班里唱花脸的。”

老红军罗友清

起义部队在向长沙进军时,在平江被数倍于起义部队的白匪打败。部队退到浏阳文家市休整了两天,毛委员决定带领部队上井冈山。

翻山越岭,经桐木进入萍乡芦溪山口岩时,遭到敌人两个团的伏击。罗友清跟后勤人员一起,在卢德铭总指挥带领部队的英勇阻击下,冲出了白匪的伏击圈,但部队伤亡很大。

第二天,在离莲花县城三十多里的地方,集合部队清点人数后,才知道卢德铭总指挥在山口岩阻击敌人牺牲了。罗友清和十几个女战士听了这个消息,都痛哭起来。

“莫哭!莫哭!哭得大家心里更难受!”毛委员含着泪走过来,拍着这些战士的肩膀说,“要勇敢坚定起来,为牺牲的战友报仇。”而他自己却在流泪。

当时,刘性崇在部队担任旗手,走在部队的最前面。部队快到永新时,正是秋天早上,天降大雾,数米之外不辨东西,扛着红旗担任尖兵的刘性崇带着几个士兵先行。

突然与对面的白匪短兵相接,取枪不及,刘性崇急中生智,把红旗往前一挺,大喝一声,随即用红旗上的梭标朝白匪刺去。后面的部队一听,知道有情况,马上行动,用大刀、梭标一顿拼刺,把敌人打个措手不及,全部被消灭,缴获百余支枪。


井冈山峥嵘岁月

1927年9月28日,部队到达永新三湾后进行改编,就是著名的“三湾改编”。起义部队上了井冈山,后来与南昌起义部队会合,刘性崇与罗友清他们都经历了井冈山的五次反围剿。在井冈山,刘性崇担任侦察排长,罗友清在部队担任后勤工作,洗衣做饭,后来进了红军被服厂。

在红四军担任红军侦察排长的刘性崇,从小喜欢练功夫,为人机敏。在多次的侦察行动中,更是体现了他的机智敏捷。他的部下,后来担任湖北军区后勤部副司令员的何船石,及广州军区的少将李明义,对刘守明讲起当年他爷爷的侦察故事时,总是赞叹不已。奶奶罗友清也在战斗中成长,1928年7月,在井冈山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第二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同年10月在保卫黄洋界的战斗中,罗友清和一批卫生队的同志被派至黄洋界救护伤员。罗友清和卫生队的同志不顾危险,冒着枪林弹雨,哪里有负伤的战士,就冲向哪里。罗友清背起一个腿被炸断的战士,跑回临时包扎所,可他因流血过多,还是牺牲了。罗友清和在场的姐妹们都哭了。

秋收起义80周年祖孙、曾孙三代合影

1929年1月3日,罗友清与刘性崇在井冈山茨坪举行了简单的婚礼。那时红军已在井冈山茨坪建立了红军医院,罗友清被调到红军医院工作。

1929年4月,部队转战到瑞金,与井冈山突围出来的彭德怀部队会合。那时,罗友清已有身孕,行军作战有些不便,部队首长就安排她到被服厂做织布、染布、做军服、被子、打草鞋等工作。

1930年3月11日,罗友清生下儿子。刘性崇是31团侦察排长,跟着部队到处行军打仗。两个月后,他才回到瑞金,见到儿子,高兴得不得了,给儿子取名叫刘宜全,宜是字辈,全是解放全中国、解放全人类的意思。


隐名埋姓的日子

1934年10月,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主力开始战略转移。

此时的罗友清背着生病的三岁多的儿子行军打仗十分不便,部队首长便派两名战士送罗友清到茶陵地区一个战友的亲戚家治病。想不到,这一别,罗友清母子和丈夫以及绝大多数的战友们竟成了永别。

在那腥风血雨的动荡日子,罗友清背着三岁的儿子与部队失散了。她背着儿子一路乞讨,回到浏阳金刚乡。因白匪查得厉害,家里待不下,罗友清先后躲到上栗、长平、湘东等地,最后在湘东一个偏远小煤窑暂住了下来,帮人洗衣服、做饭等,历尽千辛万苦,慢慢把儿子拉扯大。

1949年全国解放,罗友清才回到浏阳家里。以为从此丈夫会回来,父子可以团圆,夫妻能够相会了。一直等到1951年,刘性崇的两个战友到浏阳找到罗友清,她才知道丈夫在1935年红军四渡赤水时,在一次攻打山头时,不幸中弹牺牲。


红军传统代代相传

后来,老战友把刘性崇已经21岁的儿子刘宜全带到部队参军。而后,刘宜全从部队分到萍矿。罗友清也随其来到萍乡,于2009年去世。

为刘淙鹭在进行训练(右三)

刘守明自己也曾参军,为了继承革命遗志,刘守明儿子刘淙鹭长大后,也参军入伍,成为海豹突击队的一员。

2015年,刘淙鹭被选拔参加了在北京天安门举行的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盛大阅兵。在盛夏酷暑高強度的训练中,刘守明给儿子写信,鼓励他:要牢记自己是红军的后代,军人世家,要继承和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红军后代刘淙鹭坚持下来了,出色完成了阅兵任务,并获得了奖章。

阅兵后,部队送刘淙鹭到中国海洋大学进修深造。刘淙鹭表示,他将加强学习,发扬祖辈的革命传统,为国家国防奉献自己。

本报记者  黄优中 / 文、摄

编辑、制作:尹国颖

精彩回顾

昂贵的少女心丨解开小众“养娃族”的神秘面纱

秋收起义90周年了,一系列纪念活动带我们重温那个年代

萍矿天桥下左转弯的通道变了

2017帐篷节来了!这些变化让人惊喜!

交警近期将启用近70个电子警察,具体位置在这里



首页 - 号外萍乡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