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丨我所经历过的书香萍城

摘要: 萍乡自古以来,文风鼎盛。读书求学之风盛行。不管有钱没钱,都以读书为荣。民国以后,推行新式教育,各地小学、中学纷纷建立,学生数量成倍增长,文化气氛十分浓厚,图书文化产业十分发达。有人形容“满城翰墨香”真是一点不假。

09-07 23:30 首页 号外萍乡

萍乡自古以来,文风鼎盛。读书求学之风盛行。不管有钱没钱,都以读书为荣。

自宋代建“濂溪书院”起至清代,便有书院十所。如宗濂书院、东轩书院、昌文书院、凌云书院、南台书院、栗江书院、崇文书院、焕文书院等。其中以明万历年间知县卢世勋倡建的“鳌洲书院”规模最大。它建于县城小西门金鳌洲上,是江西省四大书院之一。

除书院外,还有民间各个氏族“教子会”兴办的私塾,奖励族中小孩读书。据统计,至清朝末年,全县共有私塾140余所。



新式教育催生文具店


 民国以后,推行新式教育,各地小学、中学纷纷建立,学生数量成倍增长,所需的纸笔墨砚等学习用品,需求量大,于是催生一大批书纸、文具店开业。

最早开办的是甘照烈的“文华堂”,经营教科书、文具纸张印刷业务。接着“赣西文化书店”诞生,经营古今图书、文具和进步报刊业务。

鳌洲书院(1926年旧照)

随后,“育婴堂”也开始经营教科书、歌本等。以后几年,书纸文具店像雨后春笋般爆发式发展,形成了一大产业。不大的萍乡城内,相继出现聚兴堂、同文堂、荣华堂、复兴书店、有文堂、工友书店、尚志堂、炳文堂、贺聚文堂、上海民生书社萍乡分社、天行书店和生记石印局、明记石印局、超群石印店、方记石印店等20多家从事图书发行、文具用品的店铺。其数量与规模,仅次于省会南昌市。

这些店铺,大多是前店后厂,自产自销。

现在,很多人不知道石印是什么东西。然而,在铅字排版未普及之前,它却承担了绝大部分的印刷业务,特别是那些大型的商业广告、政府告示等,都非它莫属。

所谓“石印”,就是在一块特制的光滑如镜的大石板上,用墨笔写上要印刷的内容,再用胶锟粘上油墨在上面滚动,然后铺上纸张,用棕刷用力一刷,再揭纸张,印刷品便宣告成功。一次次反复操作,完全靠手工,费工费力。令人惊喜的是,胶棍上的油墨,只留在石板上写的字迹上,其它空白地方不留半点墨迹。

1939年,县政府出资,开办教育用品生产供销合作社,有五十多名工人,可铅印、石印、木刻,包揽全县学校印刷业务,并承印书刊杂志、账薄表册、作业本等。门面就设在县政府门前右侧。门面宽敞明亮,商品丰富,是其它私营书纸店所不及的。最初一两年,生意很红火。

后来,因为经营管理不到位,为谋取暴利,故意抬高课本、文具用品的价格,加重了学生的负担,引起广大学生的不满。终于在一九四一年三月,萍乡中学学生忍无可忍,千余学生徒步从安源校本部出发,高喊着“打倒奸商”的口号,来到城内,将教育用品生产供销合作社的门市捣毁。尽管县政府和警察局就在隔壁,但面对愤怒的学生,众怒难犯,也不好出面干涉、阻止。这个官办企业,一下子便垮了。

当时,我还年幼,听大人们说学生在衙门口闹事,便跟着去看热闹。来到现场时,学生们已经离去。只见门窗被捣毁、店内的玻璃柜、书架被砸烂,破碎的玻璃、书纸撒满一地,店内外一片狼藉。这是当年轰动全城的大事。


蓬勃发展的私营书店


在众多的私营书店中,以聚兴堂规模最大,门面最宽敞、商品最丰富。它位于南正街义井坊附近的黄金地段。店内的书架上,排满了各种古今图书、翻译作品和连环画,供人随便翻阅。柜台内的货架上摆满了文房四宝(纸笔墨砚)、字帖、红模本。

柜台上堆着一叠叠自制的彩色纸,正面墙壁上,挂满了自制的各种规格的对联、中堂。总之各种图书、文化用品一应俱全。店后面便是生产作坊,五六个人日夜不停地忙碌着。

聚兴堂的繁荣发达,几十年领行业之先,得力于老掌柜慧眼识珠用人唯贤,后继有人。留下了一段小学徒变成大掌柜的传话。老掌柜姓彭,生有一女二子,大女儿中学毕业,待嫁闺中。两个儿子年幼读小学,不能接班。于是他便在几个学徒中,选择了一个姓刘的着重观察培养。

此人文静温和、性格沉稳,头脑灵活,几年的功夫,便从一个做粗活的小学徒,变成老掌柜的得力助手。最后还将女儿许配给他。老掌柜去世后,便由夫妻两人打理店中的一切,夫妻两人琴瑟和鸣、配合默契。两人都写得一手好字,那些上门买对联、中堂的顾客,都点名要他书写,省去了一些润笔费。

经过夫妻两人的努力,生意越做越大,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脱引而出,成为书纸行业中的老大。

“天行书店”是后起之秀,抗战胜利后才开张,门市是租赁黄海怀家三层楼房的一楼,面积大,装修新潮,是全城唯一一家专门经营图书的专业书店。店内的图书品种众多、门类齐全。诸如文学艺术、科学技术、绘画音乐、词书字典一应俱全。深受青年学生、教师、科技工作者的欢迎。每天来店买书者络绎不绝,生意很好,一直坚持到解放后还在营业。


毛笔实现自产自销


 读书人所需要的纸墨笔砚中,萍乡本地只生产纸张和作业本。其它三种都要从外地采购。特别是写字、绘画用的毛笔,都要到抚州、进贤等县去采购,增加了成本。

清末民初,一名姓花的抚州人,看到了这一商机,便携家带口,落户萍乡城。在南门孔庙对面,租下住房店面。开设了一家名叫“花文明”的毛笔店,自产自销,开启了萍乡生产毛笔的历史。因为是独家生产,需求量大,生产越做越大,“花文明”的名气,无人不晓。

几年以后,“花文明”的大女儿和丈夫从娘家分离出来,独立门户,在武官巷对面,我家隔壁,开了一家叫“杨文林”的毛笔店。

由于是邻居,小时候,我经常去看他们做毛笔,从而了解到,一支小小的毛笔,从采购来的一小捆羊毛、狼毛,到最后做成笔,有十几道工序。

毛笔有“羊毫”和“狼毫”之分,分别用羊毛和狼毛做成。

羊毛柔软绵长,吸水性强,可写字绘画挥毫泼墨,无所不能。而狼毫则粗短有韧性,只能书写小字及工笔画的钩线描图,用途较小。

做毛笔完全是一件精致的技术活,虽然劳动强度不大,但一天到晚坐在工作台前,两只手在水盆中将贴附在一块长木板上的羊毛、狼毛,不停地拍打、淘洗,将绒毛和杂物挑出。

经过清洗拍打的羊毛、狼毛,整齐地贴在木板上,然后按毛的长短,分别撮成一个个大小不等的笔头,再用锋利的小刀,修剪成一个个笔头,下面用丝线扎紧,最后粘上熬好的松香、胶水,将笔头插入笔管中,一支毛笔才算完成。有时,为了美观,还要在小小的笔管上刻上字画、店名,极具实用性和装饰性。

后来,钢笔盛行,毛笔生意没有原来红火。解放后,杨文林的老板在萍矿参加了工作,笔店关门。城内又只剩下“花文明”这家老字号了。

综上所述,可见萍乡城的文化气氛是十分浓厚的,图书文化产业十分发达。有人形容“满城翰墨香”真是一点不假。

刘 兴/文  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制作:尹国颖

精彩回顾

萍矿天桥下左转弯的通道变了

2017帐篷节来了!这些变化让人惊喜!

萍乡小学生上午上课时间调整至8:30

交警近期将启用近70个电子警察,具体位置在这里

萍乡33年夫妻对薄公堂谈“离婚买卖”



首页 - 号外萍乡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