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被庸医晃成脑瘫,是父母不合格吗

摘要: 做父母可能比任何职业都要艰难

10-07 20:26 首页 浪潮工作室

撰文 | 张帆

出品 | 网易浪潮工作室

欢迎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订阅查看


8月24日,有网友发布了一段视频,称其孩子在武汉湖北省妇幼保健康复科被摇成脑瘫。视频中,孩子被疑似医务人员的人疯狂摇头、拧脖子,网友称治疗后核磁显示孩子大脑皮层已坏死。


早在2016年7月,涉事人员李颂江的中医“摇头治疗”就被指为“虐童”。而据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官网康复科介绍,采用中医特色治疗方法(如推拿、头针疗法、经皮神经电刺激疗法)能对治疗脑瘫起到良好效果,治愈率高达80%。但此次事发后,网友们并不是将关注重点放在正规三甲医院的失职与中医对人体的荼毒,反而却再一次掀起了对父母(而不是对医院)的声讨,极端者甚至认为父母应被枪毙。


事实上,每当发生父母失责导致儿童受伤害的事件后,都会有人再次提起伊坂幸太郎的那句“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2017年2月,人大代表曹德旺还曾经提交“家长要经过培训持证上岗”的提案。可是,父母真的需要持证上岗吗?家长犯的错误,真的是人神共愤、不可饶恕吗?到底什么正确的方法,才能让家长少犯点错?

哪位家长都可能犯错


不管人们怎么指责家长的疏忽,都不得不承认,这些疏忽实际上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不管是儿童专家还是街头小贩。


普利策特稿奖作品《那些将孩子忘在车里的父母》记录了因为疏忽而将孩子遗忘在车中,最终导致儿童因高温致死的案件。这样的事情全美国一年会发生15-25次,但不仅富人会这样做,穷人和中产阶级也会。心不在焉型的人和细节控同样都会这样做。半文盲和受过高等教育者也没有区别。


在过去的十年中,这样的悲剧发生在牙医、邮递员、社会工作者、警官、会计师、心理健康顾问、大学教授和比萨厨师的身上。包括一个儿科医生家庭,同样也包括一个火箭科学家。



2015年5月1日,武汉,母亲出门买苹果,4岁女儿不慎坠亡 / 视觉中国


一份2008年1月至2010年12月中山市博爱医院的临床资料显示,在924例儿童意外伤害住院病例中,父母未受教育或初中文化程度以下者421例(45.5%),初中以上者323例(35.0%),大专以上者180例(19.5%)。


但这并不能说明受教育程度与儿童伤害之间有直接关系,因为低学历者本来就占大多数。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每10万人中具有大学教育程度的人数为7775人(7.8%),具有高中教育程度的人数为21005人(21.0%),具有初中教育程度的人数为44981人(45.0%)。只能说,不管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如何,他们的孩子都有可能受到意外伤害。

生存环境决定儿童伤亡率


在上文的924例中,意外伤害发生在农村的有681例(73.7%) ,城市243例(26.3%) ,而根据2010年中山市的人口调查数据,全市常住人口中,居住在城镇的人口为274.2万人,占87.82%,农村人口仅占12.18%,这一明显的差距可能才是导致儿童伤害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家长们缺少必备的教育,而是因为孩子们的生存环境。



另一份浙江省的调查报告也显示出,农村儿童的死亡率总是高于城市人口,而流动人口中儿童的死亡率则远高于本地人口。



农村人口稀疏,儿童缺少监护和照顾导致了他们意外的频发,而在城市流动人口中,缺乏监管同样带来了高的意外伤害死亡发生率。此外,流动儿童家庭收入较低,加上地区间医保衔接不畅,导致生病或意外时得不到及时且有效的救治则加重了死亡率。


此外,由于受到户籍制度的限制、经济状况不佳和务工地生活成本高等因素的影响,外出打工的父母只能把孩子交由农村的老人或亲戚照顾,在中国,这样的留守儿童有6100万,他们只能在一种保护和监护力度更弱的环境下成长。



2017年2月14日,广东中山一出租屋起火,2名留守女童身亡 / 视觉中国


不仅是家庭之间的差距,国家之间的差距也影响着儿童的保护力度。欧洲、南非和美国的一些城市已开始计划永久性地或在特定时间段封闭街道,为孩子们创造一个安全的户外玩耍空间。而在城市的贫民窟生活的儿童,则依旧遭受着意外和暴力的威胁。

事前不预防,事后再惩罚

欧美国家确实曾经剥夺过“不合格”父母的生育权,比如上世纪70年代,美国就曾对低收入妇女进行绝育,但后来因民众的强烈反对而被终止。现在,他们将更多的目光放在了对儿童的保护上。


也就是说,他们对父母不进行事前预防,但却对犯错的父母做事后惩罚。


美国许多州都规定了禁止将孩子单独留在家里,如果父母将子女单独留在家中,结果发生意外,比如火灾或者子女受伤,当地警察或者儿童权利机构的人员可能会登门拜访。如果父母因此被定罪,就要去坐牢。



2015年11月2日,云南昆明,贪玩男孩被母亲锁街头电线杆 / 视觉中国


在英国,如果一个小孩子被发现在游乐场独自玩耍,当地警察带TA回家后,还会对父母罚款100美元。


根据国家儿童安全宣传小组的统计,类似把孩子遗忘在车上的事件中,大约有40%被认定是可怕的事故——家长因为一次记忆错误而一辈子活在内疚之中,这远远超过任何法官或陪审团的量刑。而在另外60%的事件中,相关部门却认为家长的疏忽非常大,后果严重,必须积极的用重罪来起诉。


华盛顿邮报还曾报道过一些“自由放养”的事件。2014年12月20日,蒙哥马利的两个孩子在从公园走回家时被警察拦住,这是一个10岁的男孩和他6岁的妹妹,他们并不是没有父母,而是在父母的同意下独自走回家的,这是父母的“放养”教育理念。但当警察护送孩子回家时,还是向孩子的父亲说明了这件事的危险性,并迫使他签署一份安全计划,保证他不会让他的孩子无人照看,如果他拒绝遵守,他的孩子将被遣送。



两个孩子在这里被警察拦住


还有一次,伊利诺伊州(Illinois)的一位母亲开车带着三个女儿,途中她在星巴克停了下来,跑去店里拿咖啡,留下三个女孩(4岁,5岁和8岁)在车里,她走了三分钟,但这已经足够一位警察注意到车上的女孩,随即他便启动了虐待儿童调查。即使最后被发现是“毫无根据”。

今天的发达国家预设所有父母都有能力管好自己的孩子,预设所有父母不需要“持证上岗”。他们只是惩罚那些犯错的父母,这才是文明标志。

中国原谅犯了错的父母吗?


但年幼的孩子独自一人在中国似乎并不足够引起重视。如果还记得2011年的“小悦悦”事件,就会对当时的舆论印象深刻。当时,所有人都指责18个路人见死不救,但没有人质疑过父母的监护不当,他们没有被起诉,也没有被追责,甚至收到了超过27万的捐款。


在2013年,一位奶奶因为两个孙子太调皮,把孙子绑在柱子上,结果两个孙子因窒息而死,警方虽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名移送起诉,但家属已经提交了谅解书。而在2016年12月的一起奶奶因重男轻女而残暴摔死女婴的案件中,家属同样提交了谅解书,这一次以故意杀人罪也不过是判处了10年有期徒刑。



2014年2月5日,重庆市长寿区,一名10岁男童不慎坠入5米深井被困 / 视觉中国


今年一月份,一位男童在游泳时溺亡,当时母亲正在不远处玩手机,但即便如此,警方在追究责任时也是首先责令事发的温泉世界暂停营业,失责的母亲则仿佛被忘记。


二月底发生的大悦城儿童坠亡事件终于引发了人们对于失责父母该不该判刑的争论,而双方仍旧激烈的观点表明,这样的讨论才刚刚开始。


可能,大多数家长还没意识到,让孩子独自一人便有可能是犯罪,而伤害儿童,更是不可饶恕的罪行。


而对于此次“医院将孩子摇成脑瘫”事件,许多事实尚未被缕清。


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坚称“家属发布信息与事实不符”,家属患儿因先天性心脏病、脑发育不良等疾病多次就诊于医院,7月19日上午离开理疗科数小时后突发呼吸、心跳骤停,后抢救成功,目前病情稳定。而家属发帖称其选择让孩子接受“摇头治疗”,是听了医院主治医师的建议。家属认为孩子在接受“摇头爷爷”治疗过程中,病情因此而恶化。


也就是说,倘若家长选择了一家正规三甲医院,听从正规主治医师的建议,并且孩子病情确实因为“摇头治疗”而产生恶化,那么这应该追究的是医院的责任,而不是家长的。退一步说,如果是家长主动要求对孩子进行“摇头治疗”,并且孩子因“摇头治疗”而加重病情,这才需要讨论是否该对家长与医院共同追责。无论如何,也讨论不到家长“持证才能上岗”这一步。


要知道,法律的作用不止是惩罚,也有警醒。这可比预设所有父母不合格要文明得多。但在中国,这样的法律才刚刚开始被讨论。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 ?


编辑 ? 邱小奕

 浪潮工作室出品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一键置顶公众号   从此划船不用桨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观看更多精彩内容。


首页 - 浪潮工作室 的更多文章: